案例展示

说皇军给了你多少钱?让你做什么?

发布日期:2021-07-20 11:25

  最近日本政府的一个报告在网上流传,里边列举了这些年日本邀请考察的许多中国人,很多都是“公知”。

  报告评估了部分人回国出版的书籍,发表的文章,在中国网民看来就是典型的“精日”言论,美化日本,反衬中国的不堪。

  不仅政治倾向上有问题,道德上也让人瞠目结舌。美女作家蒋方舟考察了一年回来后,写了本书:

  所以很多人质疑,日本邀请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?他们在日本到底干了什么?收了多少钱?回国后想发挥什么作用?

  有人不回应,有人做了闪烁其词的解释,一贯骑墙的胡锡进先生则两面说,一时更为热闹。

  应日本合法在华机构的邀请和资助,我2014年夏访问日本1个月,考察政治、媒体和新闻教育。

  总费用37万日元(等值人民币2.5万元),大概相当于日本普通员工一月的工资。

  酒店7平米的住宿,每天500元,一个月花掉1.5万元,算上交通、饮食的花费,最终都返还给日本,自己还贴了1万多。

  当然不贴也可以,省一点还能结余。如果住得远一点,住宿花费会少很多。束手束脚不社交和聚餐,也会节约许多交通、餐饮费。

  除了住宿大头,主要是交通花费。日常主要是坐地铁,但东京的地铁实在是太挤了,比你能想象到的所有中国的地铁都要挤。

  一是早晚高峰,有很多专门的女士车厢,用醒目的图像和文字标出,男士不能上,以防拥挤无意尴尬,有意揩油。

  拥挤我倒不怕,但是有一次挤不下来,约好人迟到,在日本是非常失礼的。而且初来乍到,经常不知道在哪下,下来哪个口出,出来怎么走?费时误事,所以有时会打车直达,交通费超支不少。

  日本出租车司机都是满头白发的70多岁老人,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笔,扶着老花镜,不断戳着导航仪。还有一次一个司机戴个助听器,大声哈依,吓我一跳。

  从机场到外务省(外交部)的保安,饭店的服务员,也全部是白发老人,可见日本老龄化的严重、劳力短缺、老年人的艰辛。

  还有两万日元花的冤,不小心弄丢了酒店的钥匙,就是传统钥匙带个金属扣,里边有芯片,外边有酒店品牌。原来以为人民币十几元、几十元,顶多一百元的赔偿,结果明码标价,赔了2万日元,相当于一把钥匙人民币1400元。酒店说要重新定制,很麻烦。

  此次考察,日方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和言论要求,所有日程都根据我的建议和兴趣安排。

  每天就是按照时间,自己想办法到不同的地方、和各种各样的人见面、交谈,都是教授、记者、官员,或作家、编辑、律师等专业技术人员。

  日本人都是工作狂,从早到晚安排的很满,双休日都不歇。我终于累病了,最后一周休息了三天。

  我参加过欧美、中国港台、埃及、南非的许多邀请考察、会议、讲座, 自费、部分自费、全额赞助的都有,对方提供交流便利。所有这些出访都不违法、不违德、不违纪,不泄密,我也不掌握秘密,不昧良心说话。

  像欧美的许多邀请一样,日本这次没有任何言论和写作要求,也没有旅游和娱乐安排。本来以为会用美人计,也没有。只有《朝日新闻》报人物栏目的一个采访。

  外务省陪同的爱子小姐是个勤勉的职业女性,每天各去各的,在地铁出口或考察地方见面。中午有时会在一起吃简餐,晚上她还要赶回办公室写材料、加班。日本有自觉加班的传统,下班领导不走,谁也不敢走。

  我居住、活动的地方是日本的政府、媒体、大学区,没看到什么娱乐区。因选择的是一个月的项目,安排的很紧,也没有时间。另外已婚、教师,自律。

  我接受邀请的这些国家,和中国都是友好邦交国,而不是敌对国、交战国。有些虽有历史怨恨和现实争执,但领导互访和民间人员往来不断。

  我在访问中也经常能碰到中国左中右的学者、政府官员、官媒记者、体制内的专业技术人员。

  比如2012年应美国国务院的邀请,考察总统选举,同组就有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房宁教授,厅局级干部,体制的坚定捍卫者。他随行的外事秘书也由美方赞助。

  胡锡进同志也接受过外国的邀请考察。还有一次,自己组团出访,公款消费,被单位警告号称处分,被中纪委通报。还是花外国的钱好啊。

  由于国情和体制不同,我的访问信息在外国网站都能查到,如果能翻墙和懂外语的线

  外交部发言人肯定了中日交流、人员往来的这种做法,还确认未来5年,中日将双向安排3万名青少年互访。

  中国也没有附加条件,有些外国人自己选择说好,赞扬中国模式、提出北京共识。有些回国继续说好,有些沉默,有些指责,我都见过。

  但没人再邀请我了,因为人在国外,没有价值了。祖国母亲不疼,外国爸爸不爱,一切都得靠自己努力。


13275933262